2014年12月25日

今日舆情导读

  • 导读:本期重点关注有脸没脸,回家过年。临近春节,在外漂泊的亿万年轻人将踏上归乡的旅程。但对不少年轻人而言,“回家”既感到温暖,也感到压力。相对于父老乡亲高期待,他们在就业上面临“高不成、低不就”的窘境,在生活中同时面临在城市立足难和家庭期望压力下难以返乡的两难。绝大多数农村大学毕业生宁愿在城市做“蚁族”也不愿回乡。“没脸回家”成一些年轻人的感受,这种心态需要关注。正值农历的年关,人民日报作为党媒大报,将没脸回家作为重点关注,不过是将屌丝族群换了一个脸面重新推了出来,这个族群或许可以叫做“没脸族”。和屌丝一样,这个群体是目前现象级的群体失序。不仅仅是一个群体的情绪表达,所折射出的乃是一个社会或者说时代背景下的问题表征。舆论认为,在这个匆忙的时代里,年轻人所遭遇的社会尴尬,除了工作上的困顿外,还伴随着情感上的空白、信仰上的缺失、真切存在的个体孤独。当然,更大的心病,恐怕还是在于逼仄的社会空间里,个人成长中的茫然。也有不少媒体将问题的解决之道垒压在个人身上,坚称关键在于转变没脸族的价值观,期图用亲情筹码将深层次的问题掩盖。但是可以预见,没有哪些游子不思家,父母亲情谁都有,但是阻隔在人与故乡之间的,不是一面心墙,而是冰冷阴仄的现实社会。城乡二元化带来的教育和经济分裂、低收入与高成本的入不敷出、劳动力过剩与用人市场的萎缩、功利主义与骨感现实等等,横跨在归乡人面前的不仅仅是一张千金难求的车票,而是这个时代的无力感和抹不去的双重疼痛。这是一个要面子的民族,也是要面子的时代,不是所有的“没脸”都是因为自身“不要脸”,而是现实带走了我们的五官和表情。详细内容,请阅读正文。
  •     拿起你的手机扫一扫左侧二维码,即可及时知晓天涯舆情动态。这里有你想知道和想不到的精彩,扫一扫吧!

舆情关注

  • 摘要:据权威部门提供的视频录像却显示,在医院所称“凌晨4点”发生“暴力伤医事件”3个小时之后的早晨7点多,被暴力殴打成上述较重伤情的医生王雅,完全看不出外部有什么伤情,且王雅的动态行为更显示出她体态步履轻盈、手和臂负重持物自如、健步行走,毫无被打成较重伤情的表现。但是,在6月3日,前一天视频里毫无伤情相当健康的医生王雅,却被多家媒体报道头缠纱布带着弹力网帽躺在医院病床上。对这样一个在全国有着极大影响明显涉嫌虚假的新闻报道,我们郑重希望全国记协调查处理。
  • 摘要:袁国强只是骊城街道的一个小混混,依靠暴力胁迫手段当上了骊城街道东街社区主任。私自将社区出售东关转角楼的282.1万和“星际大酒店”的162万挪为己用。通过暗箱操作,把属于东街社区的原橡胶厂、鞋厂和原东街农贸市场共约100余亩土地,以每亩17.5万元的低价出售给一个他熟悉的开发商,当时,该地块的市场价是每亩80万元。抚宁县城一座29层高楼,据知情人透露该高楼是袁国强建造的,没有任何合法的建设手续,仅有抚宁县城乡规划委员会(2012年02号)的一个会议纪要。
  • 摘要:农历1991年腊月22日上午,死者被怀疑偷走了本组村民袁名君家中一头小猪,忠防镇派出所于是传唤其前往接受调查,在审讯过程中,实施了残酷的逼供手段,直至晚上十二点左右,张名爱终于承受不了如此残忍的酷刑,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没有了气息,决定由政府先拿出三千元现金作为死者的安葬费用,1992年四月份对参与刑讯逼供的有关人员予以羁押。但在将上述人员关押了几个月后,因涉案的另一嫌疑人李中尾潜逃在外,一直未能归案,不久后便以保外就医等名义陆续将关押的三人释放回家。此后,岳阳市检察院曾派人员多次到忠防镇追逃李中尾,但一直未果,因而此案便一直拖延至今悬而未决。
  • 摘要:我的家乡是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,一个美丽的小岛,漳州旗滨玻璃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6月,注册资本1亿元,公司选址于漳州市东山县。在生产线已经将近十条,最近由于出现故障,引发大量污染,附近村民苦不堪言,而让人失望的是,当地环保局却迟迟未作出响应,警察还抓了前去抗议的人。近半年来有时会飘出难闻臭味,家里昨晚刚拖的地板,第二天一早又蒙上一层黑色粉尘灰。这半年来,村民多次向当地政府、环保部门反映,都没结果。环保部门会上告诉他们,这些粉尘无毒,对人体无害。
  • 摘要:当四川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,四川汇通担保轰然崩塌,一时间很多受害群众到省政府门前聚集讨要说法,而我们的政府在8月份就在成都商报刊登了一片名为“四川省政府不替非法集资埋单也是底线思维”的文章,这感觉就像逃脱责任,割断瓜葛,令人心寒。这几年,在四川省政府的倡导下,四川省内民间理财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,民间融资产业,涉及到民众和中小企业的经济命脉,一旦出乱子,那会导致成千上万的家庭洗劫一空,中小企业面临经济破产,造成的社会影响一定是恶劣和重大的。

舆情点评

  • 摘要:如果一个社会的财富分配、机会分配、权力分配,对于年轻人来说,不管他出生在什么地方,什么家庭,他们都大致上有一个公平的机会,他可以去奋斗。让每一个人都享有共同出彩的机会,让任何怀有果敢精神的人通过辛勤劳动都可以登上胜利的顶峰。那就意味着人人都有希望,也意味着将来必须给予弱势阶层更多的政策倾斜、更多的政策补偿,让每一位公民都能体面而有尊严地生活和工作。只有实现全社会每一个年轻人的中国梦,才可能实现全体国人的中国梦。
  • 摘要:为什么保障性住房常出问题,那些个高档社区和豪宅鲜见类似现象?小区建铁丝网隔离“贫富区”,最该反思的无疑是相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。改善城市低收入居民的居住条件,是重要的民生问题,建设好保障性安居工程,对于改善民生、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。在保障性住房的设计和建设上,应该多为老百姓考虑,多建一些人性化的好房子、好小区。房子面积可以小一点,但户型设计同样需要科学合理,公共配套设施更不能缺斤短两。试想一下,如果广州这个小区在建设时充分考虑了所有住户的利益,又怎会发生建铁丝网的奇葩事情?
  • 摘要:德国的高保障福利更是只字不提,只拿着个燃油税来说事,人民日报这是做媒体的公正态度?在交通部收费公路巨额亏损的时刻,不是追责钱亏在哪里,却急急忙忙的给亏损洗地,这样能有助于总结经验教训不再亏?看得到德国的高燃油税,为什么看不到德国人的认真?我们要是有德国人十分之一的认真,能让交通部亏损了这么多钱?
  • 摘要:谁也无法否认的是,好多中国人养老、医疗等问题的解决,其主要是靠家庭。还有,不少经济条件好的人,其个人根本不需要养老、医疗等保险。对于这样的社会群体而言,硬让其缴纳养老、医疗等保险,不仅现实意义不大,或者没有现实意义,而且无异于是打劫。再者,让根本不需要养老、医疗等保险的人参保,就一定角度而言,也是挤占“一般人”的救助空间。除上述以外,实际还有其它一些原因。譬如,霸王硬上弓式的参保,既是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,而且会激发诸多社会矛盾,甚至还会衍生、演化出不少腐败问题。
  • 摘要: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,最重要的,是将露宿者当作城市当中的一个群体,而不是作为城市的异物甚至是羞耻。无论城市的管理者承认与否,包容与否,露宿者都在这个城市当中,就在那里生活,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,连着筋,带着肉。他们的痛苦,毫无疑问也是这个城市的痛。帮助这些边缘得不能再边缘的人群,能够体现城市的良心。有了这样的认识、观念和情感,具体的工作开展起来,一定能够顺畅很多。
  • 摘要:因为目前影响高校发展的原因既在高校内部,也在高校外部,而外部的原因是主要的,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,一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高校的主导,这是人们经常说的行政化的主要体现;二是社会大环境普遍功利化和缺乏诚信,高校和高校教师也不能免俗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什么是真正的学术,什么是好的学术,标准其实都已经有些模糊。对于如此残酷的现实,高校的学术委员会又能改变多少呢?
  • 摘要:“卖淫嫖娼”丑恶现象的沉渣泛起,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历史。年复一年的扫黄活动,虽然每每被各地警方“誉”之为“阶段性成果”,但却每每成了老百姓心中的笑柄。卖淫嫖娼活动手法的不断创新,队伍的不断扩大,年龄层次的不断降低,“笑贫不笑娼”的不断为一些人所接受,似乎谁也改变不了,真不知道这样的事何时是个头?65岁大妈?在香港作为“流莺”被拘?创举啊!当“有一份‘圣诞礼物’叫做大妈在香港卖淫”这样的故事终于发生时,各地警方不知有何感想?“任重而道远”、“阶段性成果”这样的话,不知还要讲到什么时候?!
  • 摘要:有网友调侃,熏谁都不能熏到收买路钱的公职人员,相比之下村民们不可能戴着防毒面具种田和生活,学校师生们不可能戴着防毒面具上课,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多年没有管,却并不会得到“高度重视”。去年年底收费站建立后公职人员受害后马上上了新闻,昨晚央视4台有关这个的前因后果的报导让人感觉五味杂陈——村民受害不管;附近的学校受害不管;公职人员投诉马上就管。很纠结的结果,说实话,央视曝光是好事,但与此同时人们也会质疑,前几年老百姓受害受苦的时候都干嘛去了……,不会是心痛这两家纳税大户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