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3日

今日舆情导读

  • 导读:本日天涯社区舆情表现整体平稳,有序可控。国内舆情关注度高于国际热点。时事热点方面,近期较热的舆情事件,舆论都给与了持续较高的关注度,如三精董事长、江苏“艳照门”等。同时在政策反响方面,相关舆情评论表现突出,如国家赔偿金、四风建设、计划生育和反腐等。政务监督方面,舆情主要关注在公务员的滥用职权、不作为、违法违规方面。民生方面,房价、房屋安全等重要民生问题继续保持关注热度。同时,天涯社区舆情监测中心发布了4月份《天涯指数》。了解更多,请阅读本日舆情日报详细内容。
  • 拿起你的手机扫一扫左侧二维码,即可及时知晓天涯舆情动态。这里有你想知道和想不到的精彩,扫一扫吧!

舆情关注

  • 摘要:《天涯指数》旨在全面、客观、真实反映全国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在天涯论坛内的舆情分布、管理以及应对综合排行情况。
  • 摘要:网友曝光一张镇江KTV商务会馆的消费单,上面签名疑是镇江市住建局副局长兼副书记祝瑞洪。并且消费清单上有可疑的服务费,不知道具体服务费是什么。
  • 摘要:河南省夏邑县车站镇从省国土资源厅得到的实际批复规划用地仅12.38公顷(且耕地极少),约185.77亩,占用的全部是新占基本农田860亩,多占674.23亩,上好的耕地。2013年2月6日开始强征签订协议,2013年12月19日才得到县政府的批文。提前10个月怀了个怪胎,超前非法侵占农民土地。
  • 摘要:2014年5月14日早晨7时许,衡阳市衡阳县洪市镇余雅村村民龙姣莲乘面的去洪市镇时,在路口被镇政府的车挡住,并截持问话,强行带至派出所关押,之后,无故遭到民警暴力毒打,导致龙姣莲鼻、脸、后脑勺等多处青肿流血,头部眩晕,麻木过后,受害人质问民警:“你们为什么要打人?所长是谁?”这时一个身着制服的民警回答:“你找所长干嘛?所长不在,我就是所长。”经了解证实,打人的民警确实就是洪市镇派出所副所长:王健。
  • 摘要:我们有部分住户是棚户区拆迁户,是响应政府的号召,支持政府的城市规划需求,听从政府的安排入住这里的,可是入住的结果是我们住进去的是一所危楼,种种的这些让住户情何以堪?安居乐业成了空话?

舆情点评

  • 摘要:我经常听一些官员念叨,这年头就老百姓最不要脸,你给他脸,他能蹬鼻子就上。我并不知道国人是如何蹬官员鼻子的,我所知道的是蹬官员鼻子正在成为国人的一种生活娱乐方式,如果怕蹬鼻子还是回到人民群众当中来吧,当然前提是人民群众愿意认同这些官员,不必担心人民群众的队伍被他们所玷污。
  • 摘要:中南海这次强调不放过“下山老虎”,而“下山老虎”是指那些曾经的高官,在搜刮民脂民膏后,认为只要卸任,就可高枕无忧了!可以说,这是近几年来,中国官场普通存在的现象,也是官员离退休接近时候,犯罪率很高!当然,中南海这种声音同时对现在抱有“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”接近退休官员的一种警告,再则是对“老虎”传递信息,不要以为你们已经捞取好处,认为卸任了就没事,查到了,照样抓。
  • 摘要:如果认为计生政策是错误的,那么,在原则上,国家理应对计生政策的受害者(包括对“失独”家庭和“超生”家庭)给予赔偿。如果经济解决方案不可行,那就出台一个政治解决方案吧。总之,对于计生政策的受害者,国家必须给一个说法!
  • 摘要:所谓“收尸”就是给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处理后事。这个后事全世界有各种各样的办法,日本是政府完全不管做甩手掌柜;美国是由美联储充当最后的贷款人,你没有钱我来保证你们家庭生活;拉美、北美、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风险全部转嫁到政府承担,这只有民主政府才能做到。中国,承担风险的一定是个人。这个在海南泡沫破灭后已经被证明。
  • 摘要:我总是禁不住联想到老电影上某些领导亲切地喊年轻的同志为“小鬼”,听上去怎么跟《西游记》里的菩萨喊孙悟空“你个泼猴”一样腔调呢?权力黑化至此,领导称呼下属同志喊不出口的原因大概就很了然了,这不是情感的深度不足,也不是演员的修为不高,而是一个革命色彩异常强烈的好词,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被糟蹋罢了。
  • 摘要:正如专家建议的,无论案情、赔偿金额多少都要公布,接受群众和社会监督,“阳光是最好的防腐蚀剂“;当然,更要充分发挥人大对”一府两院“的监督职能,对那些担负追偿责任却失职的部门和官员,同样该严肃追责,以儆效尤!
  • 摘要:住房性需求当中所存在的“攀比心理”,以及投机性需求当中所在的“攀比心理”与“投机心理”是导致楼价不断上行的根源所在,而住房性需求的停滞不前也是楼市步入下行通道的实质所在,那么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不断深入,虽然下行幅度不会很大,但是持续下行已然不可避免。
  • 摘要:腐败欲望的滋生可怕,但与腐败欲望的滋生相比“不敢不收钱”的腐败心态更可怕。如果说,走向腐败真是一名公职人员无可奈何的事,那么,反腐的艰巨性可想而知。如果权力和权力之间不是互相制约互相监督,而是相互勾结、为合谋私利而呼应关照,那么,官员清廉之路就会非常狭窄。正因如此,不少干部想反腐败是困难的,不腐败也是困难的;反腐败站不住脚,不腐败也可能要丢官。也许反腐正面临着这样的困境。